项目与活动

环境影响评价与社会影响评价的整合

来源:
绿色流域
发布时间:
2018-07-18 14:17
环境影响评价 整合 社会 0

摘要:引言 对于发展对环境和社会所带来的影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发达国家为了为后代维护自然资源,面临着必须承担恢复和保护环境的巨额开支,而发展中国家必须考虑如何将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及环境的保护与自然资源的维...

引言

对于发展对环境和社会所带来的影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发达国家为了为后代维护自然资源,面临着必须承担恢复和保护环境的巨额开支,而发展中国家必须考虑如何将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及环境的保护与自然资源的维护相结合。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并不是毫无意义,相反,对于可持续发展是必须的。

在决策程序的早期阶段,环境影响评价(EIA)和社会影响评价(SIA)是重要的项目规划手段。它们提供了具体项目活动可能造成的影响的信息,这些信息将在决定是否实施该项目的过程中以及在涉及减轻措施中被充分考虑。采用适当的EIA和SIA将很大程度上提升项目计划的质量,并且因为项目负面影响的减轻及更容易被反对者所接受,EIA和SIA还将有助于顺利的实施项目。

自从《布伦特兰报告》(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1987)发表和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就已经被人类广泛的接受。环境与发展密切相关的思想为许多人所认同。另外,贫困评估和性别评估都可能成为开发合作计划中被广泛采用的方法,因为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是最为成熟的一项制度,并且在很多国家已经通过立法的形式将其固定化,所以该制度也被广泛的应用于规划项目的社会和经济评价中。将社会影响评价、环境影响评价和经济影响评价进行整合为同一的框架是非常紧迫的任务。迄今为止,环境影响评价在严格意义上讲,与社会影响评价和经济损益分析之间还是各自独立的。

本章将试图构建一个理论框架,这一理论框架将平衡及整合思维方式,并且有助于对规划项目对环境、社会和经济的潜在影响进行分类。这一框架如果能被广泛的应用,将对复杂的因果关系链进行深入和清晰的分析,而因果关系链所导致的结果可能是项目本身所追求的,也可能是在项目设计之外的。这一理论框架的构建借鉴了《功能评价》(R.S.de Groot,1992)中将自然与自然资源转化为人类社会的功能的理论方法,而且与一些国家盛行的环境产品和服务的讨论在某些方面类似。同时,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在讨论中使用术语可能会导致误解,因为这些术语在其他语境中是不同的意思。为了帮助读者,我们在附录中就本文术语的特定含义做了索引。

因素

本文提出的理论框架旨在提供考量人类社会和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的途径,强调对生态环境功能的表征与分类,以及这些功能对人类社会价值贡献的评估。这一理论框架是建立在对自然界“功能评估”的基础之上的,这一研究领域中的代表人物是R.S.de Groot(1992)和W.T.de Groot(1992)。这一理论的基点是认为人类社会使用的是由生态环境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在经济学术语中,社会构成了需求方,环境构成了供给方(见图5.1)。简单而言,可持续的方法就是指从现在到未来供给和需求的均衡。因为一些制度方面的原因控制了自然的供给或者人类社会的需求,这一均衡因此被打破。这些制度可能来自国家、地区或地方政府的正式的规范和规定,也可能是来自于传统的部落首领或村落中的长者所依据的传统的技巧或传统的法律。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大量的国际组织的协定实际上控制着人类的活动,如《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和《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等。

   可以确定三种主要的因素(见图5.1):

生态环境因素提供

·产生一系列功能。

·处理和管理功能。

·执行功能

·表明功能

供给

意识到供需间的失衡,需要干涉。

需求

社会因素分配:

·社会文化价值

·经济价值

·生态价值

制度因素的实现须通过以下途径

· 机构的安排

· 管理的实践

·政策的指导

·落实

需求管理

供给管理


                                                                                                                                                                                                                                                                                                                                                                                                                                                                                                                                                                                                                                                                                                                                                                                                                                                                                                                                                                                                                                                                                                                                                                                                                                                                                                                                                                                                                                                                                                                                                                                                                                                                                                                                                                                                                                                                                                                                                                           (图5.1功能评价的主要因素)       

1、自然环境(或生态因素)包括生物和非生物资源及它们之间的联系。资源所具有的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功能是每个社会都需要的。

2、人类社会(或社会因素)包括所有的人类活动、知识、信念和价值。因为人类的活动和社会价值(被社会知识和信念,即文化,所影响),环境产品和服务(即生态环境的功能)都是在人类社会的背景下被评价的,所以这些环境价值可以用经济的、社会文化(包括精神的)或生态的词汇来解释。在更广的含义中,这些价值的体现是通过人类社会而实现的,如文化的多样性一样,这些价值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的体现的也有所不同。

3、制度因素包括组织的协议(授权、法律框架、传统的法律和规定等),管理活动(如建筑——筑坝、修路等等),政策制定(许可、补助和配额等)以及使用政府或组织的威信来改变人们的信念或改变人民的行为。

     图5.1描述了在供给和需求中的,因为存在不均衡而如何采取行动。向自然索取产品或者服务有时可能会超出自然的实际的供给能力,这是目前,也是将来面临的问题(如过度开发或供给不足)。当自然环境的某些功能没有被开发时,就会出现供给过剩的情况。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可以为发展提供一个机会。问题和机会都可能激发政策或决策制定者,利用制度因素、制定政策和政策引导来解决问题,或者从发展机会中获益。此类干预也可以通过生态因素来控制环境产品和服务实现供给(如农业、林业或水产工程的贡献),或者通过干涉社会因素中控制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来实现(如税收政策、配额制度、贸易谈判等等)。

生态因素

自然系统包括很多提供人类利用的产品和服务的环境功能,尽管这些功能的使用还需根据社会、经济和文化等 “行为”来决定 ,而这些“行为”又是由社会的发展状况和技术水平等因素决定的。其实,没有必要使用所有的生态系统的功能,而且,在生态系统中,可能还存在目前没有被发现的一些功能——这同样是支持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本论点之一。根据Rudolf de Groot(1992)明晰但略显简单的分类,以及Wouter de Groot(1992)相比完善的分类理论,我们可以对环境功能作出以下四种分类:生产功能、过程和控制功能、执行功能和表现功能。

生产功能与自然环境为人类生产有用的产品的能力有关。必须区分在自然生产功能和基于自然的人类生产功能,自然生产功能包括大部分的自然的自发生产的产品,即没有人类的投入,而人类可以获得收获(打猎或收集)。产品可以在短时间内生产出来(如木材、水果、溪水、海洋鱼类等),也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如石油、矿石、化石、地下水等),短时间内可以生产出来的产品通常指可再生资源,而长时间才能生产出的产品被认为是不可再生能源。为了木材或造纸而砍伐原始森林,如果采取可持续的生产方式,那么也可以成为可再生资源,但如果对原始森林采用不考虑更新的全伐,则是不可再生的。基于自然的人类生产功能与生物产品有关(动物和植物),这种生产功能是生态环境中加入人类的管理和投入,从而生产出产品,例如大多数的农业、园艺、林业及渔业养殖等活动。

处置和调解功能 (或称为维持功能)与维持生态系统的支持体系有关。生命物质与非生命物质的相互作用形成了复杂的过程,从而影响维持生命体系的条件。这些功能可能在没有干涉发生前不会被人意识到。他们指的是通过物理、生物和化学的过程或相互作用,维持或恢复在系统内,或与其他相关生态系统的动态均衡的能力。处置功能能够消解由人类引起的危害,或者减小对人类的危害。这类功能包括二氧化碳的吸收、污染物的稀释和对诸如有机废物等有害物质的化学分解等。调解功能的例子包括维持地下水、维持生物多样性、对抗自然灾害的保护手段(如在海岸上种植防护红树林)和消减有害宇宙射线(如臭氧层)等。湿地对水资源的储存是河流的维持功能的例子。

执行功能是与空间或适宜某类活动(可能是需求)的基础有关。空间的有用性和环境条件的因素,或多或少的共同构成了为人类而执行某项功能的合适平台。例如可供人类居住和定居的区域、自然保护区域、基于自然的人类活动的场所(如登山、丛林徒步旅行、滑雪或海滩旅行)、开挖的航道和储存能源的场所(如水电站的水库)的合适性。

表现功能涉及归因于自然本身(自然遗产价值)的和其他的地貌特征的社会价值,包括人为改造的地貌(文化遗产价值)。自然提供了丰富的精神文化、提高美感、发展认知能力(深思和冥想)及娱乐的机会。与执行功能中的自然空间所不同的是,表现功能指与生态环境相关的意义(重要性)。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产业——旅游,很大程度上依靠这一功能,即:人类对自然和地貌的欣赏。例如美的信息(风景、地形地貌)、精神和宗教信息(宗教和圣地)、心理信息(感情寄托、思乡寄情地)、历史信息(历史和考古)、文化和艺术信息(传说、音乐、舞蹈和艺术的灵感)和教育科技信息(自然科学课程、研究、环境检测)。

“传统”的用自然资源术语(水、土壤、森林等)阐释自然的方法和评价方法的区别在于后者更多的提供了审视自然资源多功能的视角。例如,除了仅描述作为资源的“水”,评估功能还审视了水的其他功能,如在农业领域的生产功能、通航和娱乐的执行功能、消减海水侵蚀的处置和调解功能及对科学、宗教团体的表现功能及以自然为基础的旅游的表现功能。只有认识到这些功能,才能确认各个相关的评测因子,而且可以更进一步的认识到生态环境在人类社会中的重要作用,从而有助于政策制订者做出相应的决定。认识到多功能(参照上述水的例子)可以同时存在这一点是非常重要,但是由于人类的干预,这些功能之间却彼此相互排斥。在河流上修筑水坝可以增强储水能力,但同时却阻断了鱼类的洄游路线,而且阻断了长距离的河道运输。过度利用淡水资源以增加农业生产将导致水资源其他功能被排除或被减弱,如航运、消减海水侵蚀和保持下游湿地的功能。

社会因素

社会因素增强了对环境产品和服务的需求,环境功能所产生的产品和服务决定了这些功能对人类社会的价值。这些价值同样与既定社会所重视的价值有关,而这些又与社会文化、技术发展水平等相关。可以将价值分为广义的三种类型: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

社会价值一般而言指生活质量,而且可以根据不同领域内不同的社会生活和社会文化背景对其做出不同的表述。一些例子包括健康和安全(在疾病流行或在自然灾害背景下对人的保护)、住房和生活条件,生活空间。环境的社会价值正如生活经济中的食物来源(或经济收入)、宗教和文化价值。

经济价值指环境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货币价值。经济价值可以体现在各个单独的经济单位当中(农业、工业、渔业和建筑业)、家庭收入(作为人口经济条件的综合指标之一)或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或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经济价值可以作为全社会收入的综合表针之一。

生态价值指社会遵循或维持地球的生命供养系统(特别在处置和调解功能)的价值。他们又表现为两种形态。临时性生态价值可能产生于生物多样性(基因、物种和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对未来具有潜在利益;关键性生态程序是为未来而维持地球的生命供养系统。如何准确的表述这些价值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热点问题。一个简单且经常使用的方法是用当地物种的比例(即仅在当地存在的物种)来作为这一地区的独特性的评测标准。其他的标准都试图表述某一地区的“自然性”,即,自然过程的程度仍然是有序且能维持自然与其功能的。空间生态价值涉及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及为维持其他系统所提供的功能。沿海环礁湖和红树林为海洋鱼类体提供了觅食场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红树林的生态价值是为其他地区的经济活动提供支持:没有红树林,鱼类就会减少。其他的例子还有越冬地与侯鸟、洪泛区对周围干地的补水及对泥沙的沉降作用,以减少对下游河道和蓄水工程的泥沙淤积。

   这些作用并非相互排斥,因为功能不可能总是表现为经济功能或是社会功能。例如,某一区域对传统农作物(生产功能)的适应性可以表现为经济功能(如收入、就业和保障)和社会功能(如对文化的传承),或甚至是生态功能(如耕种传统的抗盐碱水稻品种可以为未来基因库提供更多的选择)。认识到社会个体对这些功能认识之间的差异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定义这些价值也必须考虑大多数人的观点和看法。

干涉、变化和影响

如图5.1所示,生态环境对产品和服务的提供与人类社会对这些产品与服务的需求的不平衡已经导致或将产生(现在和将来)的很多问题与机遇。问题和机遇将持续的促使制度因素做出反映,通过干涉(或互动、项目等等)来应对出现的问题。此类干涉可能直接由生态因素或社会因素而设计。

通过影响评估,我们可以预测出拟建项目的环境(生态和社会)影响。影响评估的几个关键问题是:

1、社会影响评估和环境影响评估如何合二为一?更重要的是,怎样将社会影响评估和环境影响评估内在联系起来?

2、从拟建项目到预期的影响,会有怎样的一系列的事件发生?

3、第二和更高顺序的变化可以被确认吗?

4、如何界定非中心影响(不在干涉发生地的)?

我们采用功能评估框架这一方法来理解自然干涉如何造成影响。将生态因素当中的变化理论从环境功能影响与人类所体验的生态影响分离是非常有用的(见图5.2)。该图表明,自然干扰(A)造成了生态因素(B)中自然资源性质的改变。这些生态变化是可以被测量和被量化的。自然资源性质的变化在所有状况下均可发生,不论是何种生态系统,或干涉发生地的土地为何种类型。如,一个项目(干涉)从一个水系向另外一个水系调水将造成下游水文的变化(生态变化),无论发生在亚马逊河或在山间小溪(自然生态系统中)抑或农田灌溉沟渠(人工土地利用类型)都是如此。变化的程度与方向是由干涉的性质与自然资源的性质所共同决定的。但是,这种概念仅仅适用于“适当的”生态变化。对拟定的干涉的需要进行田野考察和详细信息的分析,以确定真实的变化范围和变化方向。

由干涉直接引起的生态变化是第一顺序变化。这种改变可能会引起第二或更高顺序的改变(C)。如上例所述,调水项目可能导致水文的改变(第一顺序变化);水文的改变将导致下游泛洪区域的改变,或者改变沿河区域盐碱或污染的状况(第二顺序改变)。

实质性干涉(积极的)(如:地下水被用于灌溉)

对生态功能的影响
(如:草原产量的变化)

对社会价值的影响(如:对养牛业的影响)

需要减轻或替代活动

地形地貌过滤器   D

生态因素  

                             B              C

生态变化(如:地下水位的变化)

         A

                                                                   E

                                                 F

社会因素

图5.2自然干涉造成影响的流程图

图5.2表明在自然资源的物质和生态的改变将导致自然环境(E)功能的改变;即,自然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这些变化被统称为生态变化。生态环境的类型和质量决定了受影响的功能,如,高地森林地区地下水位的变化将影响到木材产量、向低地供水等功能。但是,在海岸低地,同样是地下水位的生态变化将会影响防止地下海水倒灌和牧区产量的功能。这样,通过这个框架,可以对所有设想的环境条件下的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归类。但是,对可能的影响还需要田野观察的方法来进一步确定。

   利用特定地区的一些知识和生态系统及土地利用类型的概念,可以对可能的影响进行进一步的定义。通过对生态变化发生地的生态系统及土地利用类型的分析,可以分析出可能受到影响的功能。可以借助所谓的“地貌过滤”(D)来进一步明确可能受到的影响。为实践的需要,地貌被定义为生态的和(或)地理的自然生态系统(如低地雨林)、半自然生态系统(如人工林)或人为土地利用类型(灌溉农田)。这种地貌过滤将相关的影响从所有可能的影响中“过滤”出来了。

   一旦由干涉所引起的第一和更高层次的生态变化被认知,那么受影响地就可以被确定。很多的变化仅仅只发生在干涉发生之地,而且如果能够确定干涉发生之地的地貌类型的话,则可以确定发生中心影响的范围。但是有些生态变化将产生大范围的地理影响,如,大气污染可能受风的影响漂移到其他地区;对河流水文的干涉可能对整条河流造成影响(上游和下游);机场和公路建设的噪音可能对整个沿线造成影响。对每种自然变化而言,造成影响的地理范围总是可以被确定的,通过对各个范围的确定,干涉造成的所谓“非中心影响”也可以被确定。

   生态影响可以表现为环境所提供的产品及服务,而且可以对人类社会(F)的这些功能造成影响。自然功能的这些改变将导致对自然价值评价的改变。例如,因为修筑水坝,下游洪泛区域的面积会发生变化(物理变化),下游的渔业产量会发生变化(生态影响),而且会通过影响下游渔民的生计,从而对社会造成影响。这些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可以视为间接性人类的影响。“间接”在这里与拟定干涉对社会造成的直接影响与变化相比,指人类所受到的影响来源于生态的变化和影响。

    用“人类”替代“社会”是为了避免更多的对“社会”影响的语义的争论。人类影响是由于拟定干涉对生态和(或)社会造成的影响,这种影响真实的作用于人类(个体和群体)并为人类所感知。我们假设人类影响包含了所有影响的形式,即环境影响评价、社会影响评价、健康影响评价,甚至生物多样性影响评价,而对生物多样性(自然的功能)的当前社会价值(如生态价值)的维护是对人类后代生存的基本保证。

与拟建项目相关的决策程序与(或应当)以对所有这些价值的评估及对不良影响的减轻措施与替代方法的可能性为基础。对拟建干涉项目的改变,或采取的减轻影响措施事实上也是新的干涉,使整个过程变为一种循环。随着新的项目的进行,新项目的类型(A)又以老的干涉(F)的经验作为基础。

社会变化过程和人的影响

上文中,我们确定由物质干涉(对生态因素的改变)引起人类影响的框架问题。现在我们要进一步讨论界定由社会干涉(对社会因素的改变)对人类影响的框架问题。在SIA的实践中,通常认为社会影响与“由公共或个人,即作为社会人,做出的有目的的行为。该行为改变了人们生活、工作、生产,对社会和文化造成的所有影响。”(组织间委员会,1994,107页)。与生态影响相比,人类的影响可以伴随着社会条件的变化而产生,甚至可以在项目刚刚开始,有了项目意向时就产生。人们不仅仅等待这些变化,而是积极的预测并采取相应的对策。对社会变化和人类影响的预测有一定困难,且因事而异,尽管有Burdge和Vanclay(1995)对相关原因的阐述,而且目前针对社会影响评价的研究很多,但研究还非常薄弱,并未能提出新的、超越人类统计学和经济预测的观点。

在本文中,应当以最宏观的视角来研究人类影响,这意味着不仅要从可量化的人类统计学和经济学的各类方法来研究,同时,也要研究人的价值、观念、世界观等的改变,及研究不同性别的不同影响问题及其他相关的问题。(参考Vanclay(1999)对人的影响的属性的详细分析。)

与生态变化与生态因素中的生态影响的区别相类似,我们认为在社会因素中也必须讨论社会变化过程和人类影响的区别问题。政策或者项目干涉引起了社会变化,引发社会变化的原因可能是有意的(如经济活动的转化),也可能是无意的(如失业)。我们认为,社会变化过程并没有关注社会的实质内容(团体、国家、宗教等等)。因为修筑水坝而造成的移民,或引入新的居民,无论是否永久性的、季节性的或暂时性的,都是社会变化的过程,都不会自发的产生社会影响。在某种特定条件下,根据既定社区的特性和所采取的减轻措施的性质,这些社会变化过程可能会产生社会影响,即,在社会变化过程和人类影响之间的差别类似于生态变化和生态影响之间的差别。从概念上看,很明显,“影响”可以从物质层面(物理)和认知层面(感觉)被感知,而无论是由个体、家庭还是社会/集体去感知。人口的增加或陌生人的增加都不会必然引起影响:影响是由对集体(集体意识、集体向心力)观念的变化、对个人与集体依附力的观念的变化和对涉及工程项目的厌烦与不安所引起的。社会群体对社会变化的感知、定义和评价所依据的是这些群体所生活的不同的社会背景。在社会中的某些人或群体可能能够很快的适应新环境,并能够利用新环境所提供的机会,其他的(如各种弱势群体)适应能力相对较弱,会承受更多的由于变化所引起的负面影响。

对生态和社会因素的整合

图5.3提供了经修订了的框架,包含所有要素——生态因素、社会因素及相关要素。特别是表明了社会因素可以由两种形式的干涉所影响:直接和间接。间接人类影响由自然资源要素的变化及其他功能的变化,即,生态影响所引起。直接人类变化是由(社会)干涉(通过社会变化程序)而直接导致的。直接人类变化或者是被人为设定以影响社会因素的干涉(目标),或者是非人为设定的干涉造成的结果。

干涉

生态变化 

社会变化过程

地形地貌过滤器 

生态影响

人类影响

第二顺序 

第二顺序

直接激发间接

图5.3 生态和人类影响产生路线图

此变化总是能引发其他的变化。这种循环和反复的理论在本框架中被反复的论证过了。由干涉直接引起的社会变化过程被称之为“第一顺序变化”,这种变化可以导致(数个)其他社会变化产生,即所谓的第二和更高顺序的变化。例如,移民将造成由农村向城镇的迁徙和粮食生产的变化。另外,社会经验的变化(即人类的影响)同样可以促使人们采用其他的行为方式,或者参去其他的社会变化过程。例如,不利于人类的影响(经验)加上失业将加速使农村劳动力迁往城镇寻找工作的社会变化过程。
   社会变化过程同样能促成生态变化。经济发展将促进某一地区的旅游业的发展,但同时也对土地利用和水质量带来严重的影响,而这样的影响又将对农业生产造成影响,进而影响到中小农户的收入水平,从而对人类造成了间接的影响。

社会过滤器?

  迄今为止,对于生态因素和社会因素还没有进行过认真的比较。与在生态因素中的地貌过滤相比较,我们认为社会因素中的社会群体过滤与之类似。这种过滤器的目的是利用社会群体类型的信息,筛减出可能对人类造成影响的所有可能性中最有可能的影响,并根据不同群体确定不同的影响类型。过滤器可能安置在社会变化过程和人类影响之间,及生态影响与人类影响之间(见图5.3)

理论上,建立这样的框架是能够成立的。但是,在实践中应用这样的框架去构建社会过滤器是非常复杂的,而且SIA的专家对它的可操作性也持有异议。在生态因素中,生态影响与生态系统和地形地貌类型有关。将生态系统和地形地貌进行有意义的分类是可以实现,并被EIA的专家和生态学所接受的。相反,对社会群体的分类并没有一个通用的分类,不能对人类影响的预测提供足够的知识。进一步说,地形地貌和生态单元在全世界都是统一的标准,但文化群体在很多方面却表现出唯一性。

很显然,社会过滤器的概念还需要进一步的考量,事实上,大多数(也许是所有)社学会家在通过对某一群体的研究后可以区分出弱势群体,或者可以对某一干涉所造成的影响进行一定的预测,这事实上证明了实质性社会过滤机制的存在,但是要将这种实质性的知识所蕴涵的标准进行规范并付诸于实践则还面临一定的挑战。

我们的研究的创新点在那里?

本章中所提供的框架是为了提供一种在影响评价中融合社会和生态的尝试。应当强调的是,这个框架并非是影响评价的程序性框架,当然也非预测性模型。事实上,这个框架是一种思维的模式。影响评价总是与拟干涉项目的因果关系链的识别相联系。通过这种融合了生态和社会两方面的框架,我们希望传统的EIA和SIA能够协力提供更完善的影响评估、更优良的项目设计及为当代和后代人民提供更好的生计。

  为了避免在某些场合对SIA是否包含EIA,或EIA是否能够包含社会和生态两个维度做无谓的讨论,我们已经详细的对“人类影响”进行了介绍。我们深信,所有的影响都属于人类的影响,但是形成这些影响的具体原因则是非常复杂的,并且包含了社会和生态两方面的因素。把生态从社会环境中分离则毫无意义。

本框架构成了精确定义(量化)拟定项目的潜在影响的基础。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作者不得不用固定和严格的思维模式制定框架。在这个过程中,作者认识到将EIA和SIA中可分解的部分进行增强的必要性。例如,在很多EIA的研究文献中,水质量影响通常被视为负面影响,而且没有对为什么是产生负面影响做出解释。实际上,水资源被认为还具有向公众供水、提供灌溉和发展渔业的功能,如果将水排放至没有生态机能的无人区的话,那么水质量问题还能称之为问题吗?

对改变过程(切实的、客观和可以测量到的过程)与影响(主观的、根据不同的影响研究做出的结果不同)的严格区分为在影响评价的早期阶段提供了可供参考的分析基础,为EIA和SIA注入了新的内容。SIA的研究经常停止于生态变化阶段,如大气、水或土壤的质量与数量的变化。功能的观念提供了这样一种机制,即将这些变化阐释为与人类社会相关的可明确界定的事务。水的质量在本质上不能说明什么,但是社会水功能和社会水价值却具有相应的意义。

在SIA的研究中,对社会变化程序(社会或人类的)和影响经验的区分还是新的课题。很多社会学家承认,所有的事件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SIA的研究只能根据不同的情况而进行。但是,没有人会否认洪水将导致人口密集区的人口的迁移,如果没有迁移安置,或不设立新工厂,将不可能增加工作岗位数量。这些变化程序不可能对研究可能造成影响的性质和严重程度提供任何的信息,而对可能造成影响的性质和严重程度的研究要根据对社会中不同的群体及依靠EIA的研究来确定。

我们相信本章中的这个框架为明确影响研究的相关问题提供了一些有用的工具。同时,也为相关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些思路,以此避免了研究过程中的弯路、降低了忽略重要问题的机率。而且,通过提出这样一种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的简单和清晰的联系,可以很大程度的促进功能的分配及多学科研究之间的交流。

致谢

本章曾发表在《影响评价与项目评估》,19(1)2001年3月。著作权人(国际影响评估协会)和出版人均同意发表(有少量修改)。本章的理论框架部分参考了由湿地集体基金所支持的,Rob Koudstaal和Roel Slootweg的未发表著作。对理论框架的进一步的研究将在荷兰外交部的资助下开展,该部已经开展了对拟建项目的潜在影响进行研究给予捐助的捐助机构的支持计划。同时,我们代表个人对Anneke Wevers对这项具有创新和富有挑战性的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Burdge. R. J. and Vanclay, F. 1995.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in F. Vanclay, and D. Bronstein(eds),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Chichester: Wiley,31-65

De Groot. R. S. 1992.Functions of nature: Evaluation of nature in environmental planning, management and decision making.Groningen:Wolters-Noordhoff.

De Groot. W. T. 1992.Environmental science theory: Concepts and methods in a one-world, problem-oriented paradigm,New York: Elsevier.

Interorganizational Committee on Guidelines and Principles for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1994. ‘Guidelines and Principles for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Impact Assessment,12(2):107-52.

Vanclay. F. 1999.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in J. Petts(ed.).Handbook of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vol.1).Oxford: Blackwell Science. 301-26.

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al and Development 1987.Our common Future.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

附录:本章中术语解释索引

本章使用的术语仅为区别在框架内不同的步骤而使用,作者并非想假意扩大这些术语的涵义。为了避免对这些术语在语义学上产生争议,我们使用如下定义:

自然干涉:有计划的人类的活动实质性的对生态环境造成干涉,或者可能改变。

社会干涉:有计划的人类的活动实质性的对社会环境造成干涉,或者可能改变。

生态变化:由于自然干涉而导致的自然资源(包括土壤、水、空气、植物和动物)特质的变化。

生态影响:生态环境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或数量)的变化,即,影响生态环境功能的变化。

第一顺序变化:由干涉而直接导致的改变。

第二和更高顺序的变化:由第一顺序通过偶然的一系列变化或程序所导致的变化。

地貌类型:由一系列相互统一的自然的、半自然的或可控制的资源,如水、土地、气候和动植物,所构成的区域。

中心影响:由自然干涉或社会干涉引起的影响发生在干涉行为的实施地。

非中心影响:自然干涉或社会干涉引起了影响,但此影响并非发生在干涉行为的实施地,因为生态和社会变动可以影响到很远距离的地区。非中心影响是经常性的,但并不一定就是第二和更高顺序的变化的影响。

社会变化过程:改变社会(部分)特征的不连续的、可观测到的及可描述的过程,颠覆了传统的不考虑社会条件的观念(即孤立的研究特定群体、国家、宗教等等)。这些变化过程在某些条件下可能会导致对人类的影响。

人类的影响:社会变化过程或生态影响造成的结果,如个体、家庭、集体或社会所经历(或感知)到的有形的(物质的)或无形的(观念的)形式。

直接性人的影响:人的影响可能通过社会变化程序的直接干涉而造成,这可能是有意安排的旨在影响社会因素的干涉(有意图的影响、项目目标和结果),也可能不是由有意安排的干涉引起的(无意图的结果)。

间接性人类的影响:通过生态环境的变化而引起的,影响到人类的环境功能。

被调用的社会变化程序:因为人在应对感知到的或真实的影响的能力,人的影响可能会引发其他的社会变化程序。

附件下载: